麻山| 太白| 莘县| 永清| 宿松| 山丹| 桐梓| 孟州| 盐源| 苍山| 康定| 鄂州| 临高| 潮安| 桓台| 剑川| 涟水| 大英| 锦屏| 赤壁| 米泉| 双江| 云梦| 台南县| 新乡| 洛宁| 涉县| 平阳| 余干| 醴陵| 山东| 北宁| 金溪| 丘北| 番禺| 遵义县| 佳县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华安| 安县| 天门| 平原| 巴林左旗| 四川| 芒康| 南丰| 廊坊| 环江| 南江| 贵阳| 枣强| 乌拉特中旗| 布尔津| 阳谷| 西畴| 安达| 万山| 吉首| 安县| 潮阳| 申扎| 郁南| 永善| 上街| 武当山| 东阳| 临海| 鹰潭| 河源| 北安| 泌阳| 沁县| 承德市| 鄂伦春自治旗| 同心| 绥宁| 绥芬河| 尖扎| 大荔| 宁蒗| 金昌| 临潼| 滦平| 福州| 苏州| 盖州| 博白| 福建| 镇原| 新巴尔虎左旗| 桃园| 宁强| 阜阳| 天峻| 政和| 芒康| 平房| 静乐| 桃江| 柘荣| 华容| 周口| 崇阳| 民勤| 台江| 太和| 崇义| 井冈山| 平罗| 忻州| 北辰| 宜昌| 新宁| 淮安| 江孜| 武胜| 济南| 隆化| 浚县| 繁峙| 冠县| 怀来| 施秉| 山亭| 湖口| 门源| 河池| 兴文| 清流| 泰安| 榆社| 潜江| 民权| 水富| 藤县| 库伦旗| 榕江| 平远| 奉新| 和顺| 合山| 淮北| 福清| 盱眙| 牟定| 革吉| 文山| 伊金霍洛旗| 蔡甸| 明溪| 海兴| 乃东| 福建| 晋州| 巩留| 昔阳| 上思| 泽普| 霍山| 洋山港| 南城| 望谟| 木垒| 屯昌| 商城| 西昌| 香河| 揭阳| 榕江| 宁海| 桐城| 贞丰| 鼎湖| 汤原| 三原| 饶阳| 分宜| 益阳| 江津| 河池| 孙吴| 志丹| 保德| 夏县| 普陀| 壤塘| 沂南| 会泽| 石门| 安图| 施秉| 长沙| 莫力达瓦| 宜宾县| 瓯海| 迭部| 镇安| 郧县| 连云区| 遵义县| 乐东| 多伦| 卢龙| 寿宁| 宾阳| 平顺| 上林| 彭泽| 通辽| 电白| 沙圪堵| 连州| 黄山市| 宁强| 通城| 乳源| 哈尔滨| 全南| 塘沽| 焉耆| 辉县| 小河| 绛县| 辽阳市| 略阳| 花莲| 弥勒| 富锦| 光山| 聂荣| 醴陵| 通化市| 阜宁| 天镇| 南川| 南芬| 平度| 蓟县| 大化| 惠民| 高唐| 太谷| 龙岩| 比如| 赣州| 温泉| 曾母暗沙| 灯塔| 梁河| 灵山| 温江| 连云港| 临潼| 三河| 舟曲| 绩溪| 召陵| 蕲春| 蚌埠| 旌德| 炉霍| 陵县| 宜良| 泉州| 武汉论坛
香港分社 ? 正文

禍港四人幫 六賤招通美

思维车 此外,保险私募基金注册规模1613亿元。 武汉论坛 另外,AIC受益于降准效应的影响,表内资金相对较多,未来补充资金的渠道也相对充足。 武汉论坛 在当天的推进会上,参会人员来到了杨家门社区金盛花园实地参观“三治融合”建设。 创业资讯 机场派出所 创业 建塘镇 论坛资讯 锦绣嘉园宜阳新区

时间:2019-09-19 09:03  稿件来源:香港文匯報


■李柱銘向蓬佩奧“述職”。 資料圖片

香港每一次陷入亂局,都讓市民清晰看到漢奸的嘴臉。早於2011年,“維基解密”曾公開的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的機密電文就證實,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、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、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,不時向美國駐港領事“匯報”最新的政治情況。

有關人等,連同在“反修例”期間頻頻一同“飯聚”的民主黨何俊仁,在是次“反修例”中的角色都異常積極︰在未成氣候時已主動現身不同遊行示威為“反修例”聚“人氣”,四出赴外國去唱衰修例,不外出時亦利用自己已有平台去誤導香港市民、接受外媒訪問去影響國際社會對修例一事的觀感等。

在事件令香港陷入難以收拾的亂局時,有關人等更為暴徒張目,為他們的暴行開脫,甚至提供平台讓他們大放厥詞。香港文匯報記者整理了由2月至今,“禍港四人幫”在“反修例”亂局上的“功勞”,讓大家看清楚到底是誰在操控、破壞香港社會。

【賤招1】頻頻密會 陰謀亂港

在“反修例”期間,黎智英頻頻與一眾反對派中人,尤其是陳方安生、李柱銘、何俊仁會面商議,更被發現本月初與上述眾人,與神秘外國男子“飯聚”,其間黎智英更被指曾大聲說: “Welcome to HK and well done with the situation!(歡迎來香港,對現時局勢做得很好!)”不少政界人士均批評,有關人等勾結外國勢力搞亂香港,野心明顯。

除了這次明目張膽的聚會,黎智英在家中亦常有飯局宴請陳方安生、李柱銘、何俊仁等人,而且每次都在大事發生的前後。其中,4月18日黎智英就請李柱銘、陳方安生到家中,而前一日就有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有關法案委員會的首次會議,當日會議在民主黨涂謹申主持下無法進行;5月10日黎智英又與陳方案生及民主黨等人會面,而翌日就有法案委員會和由涂謹申主持的“山寨會議”同時開會;5月15日,黎智英又與何俊仁等人會面,翌日就有建制派與反對派就修例的磋商會,但最終火速完會,未有共識。

有關見面“飯聚”其後仍有陸續進行,眾人會面頻密,最近日期要數前日,黎智英又在其寓所宴請李柱銘、何俊仁、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等,而昨日則是民陣的遊行,令人質疑有關人等是否每次會面都在大談亂港策略。

【賤招2】赴洋述職 唱衰修例

“禍港四人幫”最常用的一招就是赴外國去唱衰修例、唱衰香港、唱衰中國,再勾結外國勢力,借當地個別人的發言,以此代表“國際看法”,企圖影響香港社會。其中,陳方安生尤其“積極”。

在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“一聲令下”,陳方安生、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、“專業議政”立法會議員莫乃光,立即跑到美國11天,與美國律師會公會代表會面,抹黑修例。

他們並獲得美國副總統彭斯簡短接見,引述對方稱“非常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”云云,同時又與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人員會面,繼續抹黑修例,為對方提供彈藥。

5月13日至18日,陳方安生再與郭榮鏗跑到德國柏林及漢堡,其間獲德國外交部國務秘書米歇爾利斯接見,繼續抹黑修例。

李柱銘亦和常與黎智英飯聚的李卓人於5月4日至17日展開所謂“美加之旅”,到紐約、華盛頓等四出唱衰修例、唱衰香港,其中李柱銘更出席美國國會中國委員會(CECC)的所謂“聽證會”,負責阻撓《逃犯條例》有關法案委員會開會的民主黨涂謹申,更急急飛往美國,趕及與“美加團”一起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,被社會揶揄是“漢奸要向主子匯報”。

除了上述各人,黎智英當然也獲美國的高官高規格接見。上月,黎智英展開美國之行,作為香港一傳媒集團創辦人,竟先後獲美國副總統彭斯、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,及多位參議員接見,不禁令人狐疑有關人等和黎智英有何緊密關係。黎智英更揚言,“感受到美國的支持”,並鼓吹對方要“支持港人”云云。

【賤招3】濫用媒體 煽仇抹黑

黎智英作為壹傳媒創辦人,在決意“反修例”一事上,當然有《蘋果日報》等平台的配合,除了《蘋果》一早將《逃犯條例》修訂抹黑為所謂“引渡惡法”,黎智英亦一再於《蘋果》上撰文抹黑,修例內容,以危言慫恿市民上街。

在4月21日,他就曾以《站出來吧,勇敢的香港人》撰文,聲稱修例會令香港法治“中門大開”、“將香港逐漸演變成抬不起頭、喘不過氣黑暗煉獄的大陸”,一星期後又再撰文《請站出來保住最後防線》,聲言市民在修例下“即使無罪也變成了待宰的羔羊”。他在5月中甚至撰文《行出來,趁佢病攞囥R》,慫恿市民要在國家對中美貿易戰的關頭,出來“阻止惡法橫行”、“趁佢病攞囥R”云云。

《蘋果》甚至還出面於6月9日的遊行當日,備了7,500把黃傘鼓動市民去領取,嘗試以此勾起市民2014年有人以傘對抗警察的記憶。

黎智英有其平台,何俊仁亦在網台有個所謂《細說中南海》的節目,並一再邀請“泛民金主”黎智英做嘉賓去講時政,例如6月6日,黎智英就藉其網台呼籲市民於6月9日上街反修例;6月20日黎智英又在其節目講“反修例”的“抗爭行動”,及特首林鄭月娥在事件上的責任云云。

至昨日相對近兩個月亂局“和平”的遊行之前,黎智英在早3日才於何俊仁的網台節目中講以“和理非”方式遊行,可見有關人等的操控情況。

【賤招4】巧立名目 大玩誤導

除了赴外國唱衰修例、在自己的媒體和節目上大肆抹黑,有關人等亦廣泛利用不同平台攻擊修例一事。在本地各大媒體唱衰修例,誤導香港市民已非新鮮事,他們更曾向外媒大肆講述主觀意見,誤導觀眾的客觀理解。

黎智英曾到香港外國記者會唱衰中央政府、唱衰香港、唱衰修例,乞求國際關注,當日李柱銘亦有現身。黎智英聲言內地法制“垃圾”,若通過修例會有很多人被移交內地云云。

他並接受美國CNN、台灣《財訊雙週刊》、美國霍士新聞訪問,在不同時期或唱衰修例,或鼓動國際支持“抗爭”。另外,黎智英亦有在《日經亞洲評論》、《紐約時報》撰文唱衰修例。

李柱銘亦有在《華盛頓郵報》撰文稱修例是對香港法治最壞的侵害,並有接受《紐約時報》、《衛報》等訪問;陳方安生亦有接受BBC、《彭博》等訪問,企圖多方面影響國際間對修例一事的觀感。

此外,由於李柱銘和何俊仁還有法律界人士的身份,他們在4月就曾藉“法律界選委”名義,去發聲明反修例;本月的所謂“法律界黑衣”遊行中,亦有李柱銘和何俊仁的身影,去為被檢控的暴徒撐腰。常與黎智英“飯聚”的公民黨余若薇等人亦有參與。

至於陳方安生,由於曾任高官,在本月初的所謂“公務員集會”上亦有角色,雖然當日有身份不同的人士在場,但陳方安生就讚揚出席的“公務員”有“良知勇氣”云云。

【賤招5】帶隊監控 主導搞事

“禍港四人幫”常現身於有關修例的遊行,在“反修例”還未成氣候之前已頻頻發功。其中,作為傳媒老闆的黎智英多次主導遊行,常常在隊頭帶領遊行隊伍,相當出位。

一般市民說起首次“反修例”遊行,都會想起6月9日,但其實反對派早在3月已發功。其中,在3月31日的民陣遊行,他就無理無據將修例與新聞自由掛鈎,發出所謂修例通過“慘過廿三條”的說法。在4月底的民陣遊行,中途插隊的黎智英最後在隊頭如總指揮般叫大家“行快啲”。

5月10日,民陣在立法會外搞集會時,黎智英又有現身,一個傳媒老闆如示威常客般四處出現,令人質疑是要為有關“反修例”行動聚人氣。

至6月9日人數急增之時,黎智英與李柱銘當日就在隊頭拉橫額遊行去“見證成果”,陳方安生和何俊仁亦有參加;至6月16日再遊行時,兩人又再次於隊頭拉橫額遊行,在“反修例”一事的角色非常明顯。昨日的遊行中,黎智英、何俊仁又再手持大橫額帶隊。

【賤招6】砌詞縱暴 攻擊法治

是次“反修例”中的連串暴力衝擊,都令社會感到憂慮和痛心,但黎智英等人卻一再包庇暴力、為暴力張目。黎智英在上月20日曾在《蘋果》的網上平台上與3名所謂“前線抗爭者”對話,又稱自己對他們很“佩服及鼓舞”,是他們的“支持者、跟隨者、同行者”。

有關平台讓該些所謂“抗爭者”大講自己的“策略和理念”,讓他們為自己的暴力行為辯解,例如說打破及闖入立法會作破壞行為,是因為“機制已死”云云。

此外,《蘋果》在連串衝擊後往往挑剔警方的執法行為,對暴動暴行卻鮮有批評,都是利用不同方式去包庇暴力。

陳方安生雖然說“不希望”示威者用暴力,但同時又稱“點解今次會令年輕人覺得別無選擇要用暴力呢?”另一方面,為了替連串行動“找個說法”,陳方安生出任董事的“公民實踐培育基金”,就聲稱要委託已被港大踢走的“香港民意研究所”撰寫“民情報告”,令人質疑是想製造既定說法。

李柱銘亦有為暴徒開脫,例如在暴徒闖入立法會作破壞行為後,他就撰文質疑這是警方“棄守立法會的大陰謀”,令“反修例”一事“蒙上暴力陰影”云云。

【編輯:易小娇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

    祁连山路 桃花村 房山中医院 收成乡 宜君 近江公交站 双桥区 江苏武进区焦溪镇 天长县
    猴王庙 胜利桥 孤山子镇 先施大厦 丰台医院 恰热巴格乡 云阳 关庙 丘北
    直坑 鸡仔社 穗东街道 步雅 鄄城镇 西七保寨村委会 高明市 南法信 斜桥巷 到贤镇
    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